符合道德者得乾坤:符德坤--“自而不由”的区块链发展本质

2018-11-28 18:27

“初中毕业,99年进入互联网公司当策划总监,2001年在互联网行业声名鹊起……”这是我在去采访符德坤前搜索资料看到最多的标签。作为一个记者,我承认看到这些的时候是很兴奋的。直觉告诉我这是个很有故事的人。

 

黑色鸭舌帽,干净的POLO衫,音色浑厚略微缓慢。我们在红十三基金会的办公室里见到了商界大名鼎鼎的符德坤。

 

初见时,任谁都没有想过,传奇的故事会发生在眼前这个人身上。与时下满身名牌的暴发户相比,那种历经世事而沉淀下来的、凌驾于物质至上的罕有气质,打动了我们采访团队的每一个人。

 

采访时间定在初冬的下午两点半,符德坤说自己因为经常彻夜失眠导致没有上午起床的习惯。他拿起细细的贵烟,伴着茶跟我们讲起昨晚与女儿关于青春的对话,放佛把我们都当成了自己的孩子。

 

符德坤的人生就如捷克产的苦艾酒,入口清淡,却是酒劲浓烈,让人醉在其中却又忍不住细细回味。

 

从“调皮大王”到“别人家的孩子”

 

符德坤读书的时候,家庭的教育并没有像现在这么普及。小时候的符德坤属于放养型,成绩极不稳定,大部分的时候不及格,好的时候却能进前三。

 

在读书的时候符德坤干过很多叛逆的事情,是学校出名的“调皮大王”。发动全班同学翘课去旅游,初一就开始谈恋爱。“在那个年代早恋是要被开除的!我被开除了三四回。”我们吃惊地问,难道是女朋友换的那么频繁?“不是不是,不是谈了三四个,而是谈的很公开,谈的惊天动地,被家长揍了还是要谈。”符德坤自己也笑了,“学校还给我安了个道德败坏的帽子。”

 

中考的时候符德坤差四分才够上高中,父母赞助了一千块钱买了一个名额。“80年代的一千块不是一个小数目,但是我高中只读了一个月。觉得这个书读的真的很无聊,就没读了。”辍学在家的符德坤也没有让父母省心,农活不干,还每天睡的晚、起得迟,“我妈老说我不务正业,游手好闲。”

 

“在农村,父母们聚在一起闲聊的时候,通常就是互相抱怨自家孩子。这家说自己孩子管不了、那家说自己孩子太调皮。我妈说起这个话题就牛逼了,‘你们那个算啥啊!我家那个,整天睡觉,问他睡着干什么,说睡觉想发财!’”。从此,符德坤老家就多了个段子,村里人教育睡懒觉的孩子都会骂“还不起床,难道你是要像符德坤一样睡觉做发财梦吗?”

 

可是,反面教材的符德坤,在七八年后成了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因为他的成功在老家传为佳话,于是骂孩子的段子就演变成了:“你要是能像符德坤那样睡觉发财,那你就睡吧!” 整个采访间哄笑起来。“真的是很有意思,”符德坤自己也莞尔,“而且这是跟我同龄上下几岁的人都知道的事情。”

 

“我在那么小的时候,就很排斥别人强迫我去学习、去干我自己不愿意干的事情,在学校就用行动抗议各种既定的规则和条条框框,而且,我后来的人生也是一直在抗议各种偏见。”符德坤点燃了他第四支烟。

 

符氏成长论

 

外婆是影响符德坤最深的人。她的话就像人生之路的灯塔,伴着他的成长和进步。每年中秋节的时候符德坤都会写点东西来纪念外婆,或是诗歌或是散文。

 

“记得六七岁的时候要去帮忙割猪草,但是小时候调皮又贪玩,一出门就跑去游泳啊,掏鸟窝啊什么的。一玩,一天过去了,但是回去没割到猪草又怕挨打啊。我就琢磨着去别人地里偷点什么别的菜来凑数。但是,外婆晚上一切猪草就发现了,结果每次都被打个半死。”

 

调皮的符德坤并没有因为外婆几顿打就老实了,他在老伎俩上“翻新”,把偷来的菜撕碎了掺在猪草里。当然,外婆还是发现了,又是一顿打。

 

几次三番之后,有一次外婆打完他,自己哭了。外婆哭着对符德坤说,人可以穷,志不能短。

符德坤深吸一口烟,“那时候我明白了一个道理,人应该有道德底线。而且这个底线,是一定不能触碰的。从此往后,我一直铭记着。”

 

道德和金钱,常常是现代人无法平衡的一个驳论。可是符德坤却认为,财富,都是一个时代赋予给人类的。“所有的钱都只是这个时代托付给你的,你不要以为自己有多么牛逼。再牛逼的人,没有时代的浪潮,也浮不起来。所以,个人的财富,最后都应该回报给社会。”

 

符德坤又一次提起昨晚和女儿的谈话,“青春是一个即将独立的崭新的生命,要利用这个时间去探索、寻找一条生活之路。很多人都是输在青春上,就是16—25岁这段时间,只有越早确定自己的目标,并坚守自己的目标,才更容易成功。”

 

符德坤对于成长路上的问题,有着过来人的唠叨及体会。他望着落地窗外的万象城说到,“你看,这里以前什么都没有,现在这么多楼。有多少人因为时代,拆迁致富,却碌碌无为,只知道打麻将吃喝玩乐,最后赌博欠一屁股债,还不是回到了一开始的穷样?”陈皮香味的烟雾飘向我们,“今天,很多人迷茫,不是因为没有路,而是因为现在这个时代的路太多!导致年轻时没有目标的那群人都迷失了。”


“可是符老师,我们这代人好像都迷茫过,可能年轻人对未来总有一种未知的恐惧感?”


符德坤大手一挥,“不,恐惧是好事情,只有活的明白的人才会恐惧!那些活不明白的人,只知道炫耀。”我们似懂非懂地点头,“只要你定好目标,而不是目的,自己去寻找有意义的事情去做,就行了。你要活得像个人,有人性,你就不会迷茫。”

 

对创新保持敬畏

 

回首往事,谁都会感慨唏嘘,符德坤却没有,他绘声绘色地跟我们讲着故事,仿佛这一路并没有多么坎坷。

 

九几年的互联网并没有多少人知道,符德坤却一个劲的“趴”在网上。家人不能理解,也不会支持,一心只希望他能踏踏实实的干农活。

98年的时候,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,不知天高地厚地拿着400块钱去火车站,就想去外面闯荡。符德坤不知道要去哪里,于是他看到哪一趟车,就坐哪一辆车走。

 

从西南边陲到大上海,这一闯,就一不小心在互联网闯出了自己的天地。

 

因为对创新的敬畏和好奇,2013年的时候,符德坤开始接触比特币,那时候没有区块链概念,只知道学习加密货币。符德坤虽然自嘲“我这个年纪在区块链领域算是爷爷级别的了”,但是他的热情和见解,一点都不老成。

 

“区块链强调的是以价值为中心,核心精神是,由价值共识所驱动的利益共同体。虽然区块链行业现在很多无用的项目,但还是希望有人进来做探路的先行者。”

 

我们说符老师是这个行业的大咖,他笑了,“这个行业里没有大咖、没有专家,敢宣称自己是大咖专家的,要么不怕死,要么穷疯了。”

 

讨教符老师如何看项目,他说就是看技术。INE智联生态就是这么阴差阳错地“捡”到的。


在上海回深圳的路上,通过聊区块链和加密货币运行的一些基本原理,几个觉得志同道合的朋友就走到了一起。“全是信仰和共识的价值在支持着项目。其实现在人们对币价太敏感,我们反而不希望价格一开始出来的时候就很高,要不然给别人太大的落差感。靠技术开发和应用落地,一点点的往上走,这样的价格才是扎实的。看看比特币,对吧?赚的钱也不是急功近利的钱、也不是投资者的钱,赚到的是全世界对这个价值共识的认可。”

  

人生信条

 

“大道至简,知易行难”,符德坤把这八个字浓缩在自己的生活里、生命中。


大浪淘沙,时代难琢,符德坤更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也知道如何在这个浮躁的社会里平衡一个人的心性。


大处着墨,挥洒之间,符德坤丝毫不在乎成败,他只用自己的精神去抗争这世界的偏见。

 

抗争的路上,符德坤深知,“自由是自而不由,在自律的基础上,不由着自己的意志、想法去做事情才是真正的自由,区块链就是这种自由的一个很好的体现。”

 

历经世事的符德坤活的比谁都明白和冷静,他现在过的不争、不急、不燥,看破红尘却不鄙视凡尘中的他人。平时在与人交流的时候,符德坤都会尽量以自己的见解去影响别人,没有超然物外之感,却不失大隐于市之风。

 

符德坤没有人生目标,没有人生信条,人生偶像也只有自己,但是他在我行我素里活的规规矩矩,在天地之间行的堂堂正正,这样的路也许才是真正的人生之路。





【信息来源】声明:本文由入驻嘻哈财经的作者撰写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绝不代表嘻哈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为了您能更及时的获取到最新热门资讯,请关注嘻哈财经微信公众号:XHCJTV

相关文章
0 条评论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