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湾区专访 | ONE.TOP张翔:在区块链的混沌时代,劈开一条血路

2018-8-03 15:34

万物初始,天地一片混沌,正如当今的区块链行业。混沌之初,需要诸如盘古开天劈地的魄力,为区块链时代开辟出一条道路。评级作为一道防火墙应运而生,其中,ONE.TOP秉承着自己的价值观在混沌的时代里杀出了一条血路。


353949924339006775.png


本周一,嘻哈财经记者有幸见到了ONE.TOP的创始人张翔,初见面,一头时髦的“奶奶灰”发色搭配年轻帅气的脸庞,给他增添了一丝成熟男人的稳重。张总开口第一句话便是让我们称呼其翔哥即可。越了解,深感翔哥不仅颜值颇高,其人格魅力也不可小觑。


884942614018723207.jpg

  左一:张翔


翔哥的前半生


翔哥的前半生与媒体缘分颇深,大学时代初结缘,学的便是广告学。一晃四年,大学毕业的翔哥来到了高速发展的经济特区深圳,卖掉了身上仅有的一台电脑。就这样,在21世纪初拿着那2500块钱的翔哥,开启了自己在深圳的闯荡生涯。


很凑巧,翔哥第一份工作的工资也是2500元。公司的规模不大,加上老板也仅三余人。半年之后,翔哥离开了。


在翔哥碾转期间,一家殿堂级的传媒公司——白马广告,向他抛出了橄榄枝,这一干就是五六年。


再后来,翔哥波澜壮阔的创业生涯就此拉开了帷幕。


729212100534001308.jpg


挥泪斩“堂潮”,从头再来过


翔哥创业伊始,满怀着一腔热血创办了家装网站——《堂潮网》。在十几年前,这是一个颇具开创性的理念——将效果图搬到线上。在这个虚拟的家居网站里,你可以凭借自己的喜好随意替换墙纸、壁砖、桌椅、板凳等一切事物。


理想终抵不过现实,这个项目遇到了瓶颈。


作为一个技术含量颇高的行业,其烧钱的速度也惊人。短短八个月,便烧掉了600万。尽管投资人仍支持团队继续研发,但翔哥深觉在那个还没有VR的年代,团队的技术和普罗大众的思维完全跟不上公司的野心。


在这个两难的境地中,翔哥内心反复地挣扎着,“结束还是不结束?结束,就得和一起奋斗过的30多个伙伴宣布我们的心血夭折;不结束,剩下的钱也只够我们勉强支撑半个月。”


在决定解散团队之前,一连几天,翔哥夜不能寐,独自站在自家阳台上,静默地看着眼前高楼耸立的福田CBD。他打趣道:“那时候才知道真的有一夜白头这种事情。” 说完摸了摸自己的头发,他转过身去拿桌上的芙蓉王,又低语了一句,“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真的只是未到伤心处啊。”


当野心与能力不相匹配时,学习可能是唯一出路。但翔哥认为那时如果选择了学习,便是一种另类的逃避,“第一次创业失败了,不代表你整个人是失败的,人还是需要有自己的担当。”


庆幸有家人和朋友的支持,翔哥站起来了。认真做事的人,总是被厚待的,翔哥再一次融到了300万。三个人的创业团队,在拿到这笔资金后,连庆功宴都是在一个便宜的小馆子里,开心地吃了三分钟便开始筹划下一步的工作。谨慎考虑后,他们决定创办一家移动互联网公司——《乐天互动》,专做新媒体。这次他们是成功的,乐天为投资人带来了持续性的丰厚利润。


前不久,在乐天十周年的老友会上,翔哥邀请了80多位好朋友齐聚一堂,包括见证了翔哥成长的前几任老板。昔日的上下级,如今把酒言欢,并肩比齐,携手共勉。


1533195653(1).jpg


前路泥泞,杀出一条血路


2017年初,合伙人跟翔哥透露了一个诱人的消息,他投资了一个叫做数字货币的东西涨了70倍。正巧,那时翔哥在北京的朋友刚发行了“初链”。翔哥兴味迥然,觉得这个东西很有魔力,能够一天24小时不休市,且极具金融属性。便花时间去琢磨它,同时,翔哥也接触到作为比特币底层技术的区块链,认为其去中心化、分布式记账的特点是传统互联网未曾有过的。在深入研究后,决心进军区块链行业。


起初定位是做自媒体——《比特街》,在短短一个月内,凭借多年的媒体人经验,翔哥发觉现在不是切入区块链媒体的好时机,并且深圳并不具备信息优势。


为了寻求未来发展方向,今年的大年初二翔哥去了北京,与团队的合作方共谋大计。最终确定了发展方向,做项目评级,为投资人增加一个壁垒或者防火墙。


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,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。区块链的时代是一个浮躁的时代。在这个时代里,你需要面对更多的质疑。”因为对ONE.TOP的了解不深,整个项目市场对这个刚成立的评级机构都很有抵触,缺乏信任感。“包括各种机构,投行,甚至是连我们自己的投资人也对此颇为质疑。”


 “在我们ONE.TOP成立三个月时,一位业内资深的投资人,与我们沟通了三次,反馈了三次,同样的话,‘你们做评级是没有前途的,未来不属于评级,而是大数据+AI的概念。’


但是正所谓币圈一天,人间一年,时间是不等人的。我们没法去做一些研发周期很长的事情。因此,那时我很坚定地对人们说,评级才是现在要走的道路。”


面对质疑与挑战,翔哥不为所动,始终坚信一点,品牌是第一印象,内在则需要精雕细琢。在品牌建设过程中,ONE.TOP逐渐从众多的评级机构里脱颖而出。


1533195788(1).jpg


价值共识,莫逆难忘


ONE.TOP自成立以来始终秉承着一个原则——认知、靠谱、利他。这六字真言成为了团队的座右铭,并不断吸引更多的有识之士加入其中。海外归国的知识分子、行业精英、资深专家等慢慢壮大了ONE.TOP的团队。


靠谱的人做靠谱的事,万里长城不是一蹴而就。ONE.TOP只从市场中挑选1-5%的项目来做评级,并且对于比较好的项目,ONE.TOP的基金也会选择投资。其评级报告不是为了给项目公关而公关,而是从数据中去挖掘其亮点,并协助投资方作出最理智的判断。


在此就不得不提及一位ONE.TOP的员工Doris,《没错!我就是阻止老板投资XMX的小姐姐》便是她发表的一篇文章,在微信朋友圈炸裂。


无须怀疑,题中的老板便是我们的翔哥,事实上,翔哥和XMX创始团队关系相当友好。那么,Doris她又是如何凭借一己之力成功地阻止其老板投资XMX的呢。


翔哥坦然道,“其实,我和三点钟的人很熟,所以按理说我不投这个项目是没有道理的。但是Doris在公司群里对我说,‘老板,我们不是应该做价值投资吗?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做投机的事情呢?’我考虑了片刻,觉得她说的很在理,便放弃了。因为我们ONE.TOP一直在做价值分析,致力于为投资者甄选出最优质的项目,既然价值观这个认知是我们提出来的,那我们更应该去坚守这个认知。”


1533195718(1).jpg


采访小插曲


 “翔哥,听说您和我们嘻哈财经创始人罗总关系很好,能否问下您和他是怎么认识的?”


“我们是在一家会所里认识的。”


“那您对他的第一印象是怎样的?”


我对他第一印象是这哥们长得挺帅,因为我认为我长得挺帅了”,翔哥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我对这种帅的人天然有种亲切感。经过一番交谈,觉得这个人十分豪爽,有山东人的豪情。记得第一次去拜访他的时候,他正在筹备胡润排行榜的相关事宜,他整个人投身其中,深为他的敬业精神所感。后来,经过多番合作,觉得他为人靠谱。”


在区块链这个浮躁的时代里,有很多不靠谱的人,“这是一个时间成本的问题,因此在选择合作伙伴的时候一定要谨慎,我们要把有限的时间放在靠谱的人和靠谱的事上。”


这也许就是一个关于“始于颜值,终于人格”的故事了吧。

 

1533274601(1).jpg

 左一:张翔


标签: ONE.TOP 张翔

为了您能更及时的获取到最新热门资讯,请关注嘻哈财经微信公众号:XHCJTV

相关文章
0 条评论
最新评论